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U人生活 >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2020-06-20 人气:689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禽兽啊禽兽
抓吧抓吧抓吧
直到装满笼子
笼子满了,别睡着
黑暗中细数过错

─Regina Spektor〈You've Got Time〉

  Neflix公司自从自製影集以来,在各种意义上都改写了美国戏剧的既有框架,包括「喜剧」的定义。以高社会地位白人女性派珀‧开曼入监服刑真人故事改编的《女子监狱》,充斥着大量的同性性爱场景、监狱内的霸凌与支配、五花八门的入狱理由、有色人种间的权力消长、贪汙腐败的狱政、狱卒之间的斗争、以及偶然闪现的人性光芒,这幺一部複杂、深刻、痛苦的戏剧,竟被归类于「犯罪剧情类喜剧」。

  什幺样的女人会沦落至入监服刑?某些类型你可以轻易想像得到,烟毒犯、惯窃、可能还有一些少数的兇杀犯,总之在想像中就是一些社会底层的人,与你我都没关。但这并不是全部。来自上流社会的女子派珀,剧里剧外都是因为帮毒贩海外洗钱而获罪判刑。也拜她不幸命运之赐,我们得以透过一双充满哲思与诗意的文学家之眼,重新看见女子监狱里的一切,那些残酷而嘲讽,充满人性与无奈的一面。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 

  但为何看似理智的派珀,会如此轻易的成为罪犯帮凶呢?在《女子监狱》中,有一段她对过去的回忆,解释了部分原因。她小时候偶然看见父亲与情人约会,但当她告诉母亲,母亲却不予理会。「只要假装不知道,事情就没发生」成为派珀处世的态度。当她大学时期认识了同性恋人,疯狂坠入情网,对方提供她豪华刺激的生活,到世界各地旅行(当然,其实大部分时候真正的目的是运毒),下榻高级旅馆。许多次她被要求携带不属于自己的旅行箱过海关,派珀当然都曾心生怀疑,也曾试图拒绝,但都未成功。因为,她心里某部分还是觉得,只要假装不知道箱子里是什幺,她就没有罪。

  像她这样毫无前科的「高级」白人女性,带着大笔金钱通关最容易。而派珀最后停止协助犯罪的理由,也不是因为良心发现,而是因为她跟恋人感情不睦分手了。数年后犯罪集团落网,一切东窗事发,派珀主动投案接受了法律制裁,获判15个月有期徒刑,实际服刑13个月后出狱,写下畅销回忆录《Orange is the New Black》。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  在影集中,女性因为各式各样理由进入监狱:环保激进分子的白人修女、非法收购粮票的拉丁美洲裔单亲妈妈、下游小毒贩、顺手牵羊的黑人女孩、被家庭捨弃的变性人、替黑帮担罪的俄罗斯大妈、有被爱妄想症的贫穷乡下女子、在八〇年代抢了多家银行的女强盗。她们的形象与个性鲜明,族裔则经常决定了小团体的组成。 

  不知道是否因为传记作者本身是双性恋,提及狱中囚犯之间恋爱与性伴侣关係的篇幅相当多。然而这些桥段不太像是一般通俗戏剧中,为了服务男性观众而拍摄的光鲜亮丽女同志激情戏,毕竟犯人的生活并不多采多姿,也少有化妆打扮的机会,它具有脉络与重量,因此反而比较像是酷儿影展上面会看到的同志艺术电影。

  「女子监狱」此一概念,意外地竟成为一种文学性的性别隐喻:男人窥伺、剥削、对失去权力的女性发洩己身人际挫折,居于劣势的女囚不得不组成一个苦中作乐的单性伊甸园。为了生存,女性囚犯用更加细微的方式夺权──管控仓库、主导烹饪,过去历史上女性挟以自重的劳动工作,在监狱重新成为权力的来源。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 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

  从影集中我们看到了中产阶级女性如何描绘失去自由的创伤经验,从哭哭啼啼情绪崩溃,到重新掌握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方式,反省自己的罪恶,并且发现孤独与囚禁的事实最终只能一个人面对。《女子监狱》到第二季为止堪称是激励人心的完美喜剧收尾,但可惜Netflix因为收视长红而继续推出了第三季。

  回到现实生活,服刑期满的派珀与剧中佔有重要角色的未婚夫目前已结婚,并成为美国法律扶助组织「女子监狱协会」的董事,经常性参与狱政改革活动。同时,她也在住家附近的监狱与女子感化院教授写作课程。她不可思议的人生经历,化成了名声与财富。但我们却不禁思考,那些曾与她同在一个牢笼,没有发声机会、没有文学才能、也几乎没有未来的女性,究竟能被救赎到哪一种程度?

千金之子,不死于囚笼:《女子监狱》(Orange is th 

影集资讯

《女子监狱(又译铁窗红颜)》(Orange is the New Black)-Jenji Kohan,2013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