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U人生活 >「我不希望七、八十岁时还在想人生功课没做完,我想要现在开始玩

「我不希望七、八十岁时还在想人生功课没做完,我想要现在开始玩

2020-06-11 人气:820

「我不希望七、八十岁时还在想人生功课没做完,我想要现在开始玩

「书真的很重。」曾宝仪说,「我有一阵子住在香港,因为香港书店不多,所以我带了很多台湾的书过去,后来要搬家时,书多到我发现与其用寄的,不如多花两张机票钱、找两个朋友来帮我搬书,这样还比较划算。」

曾宝仪近年较为人知的身分可能是主持人,更早一点认识她的话,会知道她也是演员、发过唱片,事实上,她还做过影视的幕后工作,早年是助理场记之类片场基层工作,近年是製片之类专案管理工作──简单概括,曾宝仪是个「全方位艺人」,她的工作与出版或直觉认定与「阅读」相关的行业没有直接关联,不过她的阅读量相当惊人──她曾经把自己的书围成一圈拍了张照片,超过千本。

「其实很多时候读的东西还是会和工作内容有关啦;」曾宝仪笑着说,「例如从去年开始,我在拍一系列纪录片,需要短时间补充相关知识,阅读是很好的方式,去年读的大多就是人文科普类的书,像《正义》、《人类大历史》,今年的主题与生理与心理的疗癒有关,所以读的就是《人体使用手册》。」

曾宝仪认为这些知识是吸引人的、有趣的,虽然是因为工作而选择的阅读,但并不会有任何排斥,「不过这样也变得很难估算一年大概会读多少书;」曾宝仪说,「毕竟也有一些书是为了让自己放鬆或娱乐而读的。」

2012年起,曾宝仪在公视主持《艺文大道》节目,隔年以主持人身分拿下金钟奖,接下来两年也持续获得提名;虽然《艺文大道》访问的来宾集中在「艺文」相关领域,但舞蹈、戏剧、音乐、雕塑、绘画、写作⋯⋯等等都能被划归其中,跨度其实很广。「那时我读最多的就是人物传记了,」曾宝仪说,「表演者、艺术家,每位受访者的差别太大了,要了解他们,读他们的书最快。」

看过任何一集《艺文大道》的观众,不难发现曾宝仪的访问与大多数主持人不大一样──大多数主持人问问题、来宾回答,主持功力的高低,表现在提问的準备、抓住来宾答覆里有意思的线头追索的敏锐,以及让来宾讲出某些「内幕」的技法等等;曾宝仪的访问乍看之下也像一问一答,但不大像一方準备好了持续抛出的问题、另一方视问题扔回答案,而更像是朋友之间在闲聊。

这当然是种技术。

不过,出版新书《50堂最疗癒人心的说话练习》,并不是曾宝仪累积多年主持经验之后决定「好,我来教大家怎幺讲话吧」的结果。

「我不觉得我有什幺资格教大家说话,也不认为自己很会说话啦!」曾宝仪笑道,「我有时会去参加一些旅行、交交新朋友,在旅途中休息时候大家就会聊聊天,讲讲自己的生活,只要聊到沟通的困扰,大家都会有一些自己的经验和意见。前年十二月我参加了一次旅行,又聊到这方面的事,我提出一些想法,团里的一位长辈就找我去他们EMBA演讲分享,讲完还整理成大纲。」

曾宝仪与大田出版的总编辑庄培园相识多年,庄培园曾介绍曾宝仪到《自由时报》写专栏,也时不时就问她有没有出版计划,不过曾宝仪几回写下自己想到的写作方向给庄培园,庄培园都觉得,嗯,不是这个。

「就是被退稿啦!」曾宝仪说,「不过那时我看着那份大纲,觉得可以试试,就拿给培园;她一看就说:就是它了。」

是故,《50堂最疗癒人心的说话练习》不只是一本「教人说话」的书,而是一本关于「沟通」的书。

曾宝仪和庄培园从那份大纲开始着手,慢慢建立书的架构;「所以这本书的出版有複合式的原因:因为旅行被找去演讲、和培园多年的交情,」曾宝仪说,「而且还有一个蛮主要的原因,是我觉得这几年在我的人生当中,有很多学习跟成长,让我变成一个比以前快乐的人,而我很希望能和大家分享。」

分享自己成长当中的收获,分享自己的快乐,「我是那种碰到自己觉得好的东西,就很想大声说的人;」曾宝仪说,「就是最近试了一种养生方法觉得超好,就会一直说、一直说的这种人。」

曾宝仪认为,谈沟通其实就像是分享她的人生,大家都容易接受;但除了「和别人沟通」,曾宝仪也想谈「和自己沟通」,因为这才是让她变成比以前快乐、这几年来真正的学习与成长,也才是她真正想与大家分享的「好东西」。

「我们常说:要爱自己。但要怎幺『爱自己』?这好难回答。」曾宝仪解释,「在脸书上看到这种问题,回一篇两千字的文,也不一定说的精準。而现在这本书,就是我整理好的答案。」

要「爱自己」,得先分辨「什幺是自己」;要分辨「什幺是自己」,就得先透过与自己的沟通来认识自己。「我觉得我花了蛮多时间在这个事情上,过程非常愉快,嗯;」曾宝仪想了想,「当然也有痛苦和挫折的部分啦,有时得面对自己的脆弱,很残忍。但我知道撑过去的话,前面就是光明前程。」

学会怎幺与自己沟通,在面对别人时,也就能够找到合适的沟通方式,这是曾宝仪主持特色的由来;而书中提及的大量实例,则是曾宝仪与别人及自己沟通当中的操作实例。「这本书有我实际操作之后觉得有用的建议,希望大家可以练习看看,」曾宝仪说,「找到适合自己的说话方式、说话的热情,或者说,找到认识自己的热情。」

是故,《50堂最疗癒人心的说话练习》不只是本关于「沟通」的书,还是一本协助读者「认识自己」的书。

「我是那种暑假一开始就把所有作业先写完的学生,因为我想赶快去玩,就像伊坂幸太郎的书名《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》;」曾宝仪笑咧了嘴,「我不希望七、八十岁,躺在病床时还在想人生功课没做完,我想要现在开始,每天都玩。」